山谷幽兰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http://sgy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烟雨秋梦桃花岛

2017-05-24 18:44: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生活心语 | 浏览 644 次 | 评论 0 条

                                        烟雨秋梦桃花岛




    故乡的山水总是萦绕在每个游子的心湖。
 异乡漂泊二十载,几乎所有的梦境都是关乎故乡的景致和童年、少年的忆记。每每梦醒时分,说不出的牵肠挂肚,说不清的淡淡乡愁。
 我的故乡是个三面环水的鱼米之乡,水乡的风景、风情、风俗、风骨,于我从小耳濡目染。
 金湖白马湖桃花岛,慕煞了南来北往的多少游人,更是给我无边的清梦,增添了几许绮丽的风光。作为土生土长,热爱旅游,喜欢云游,一直漂泊在异乡的我来说,一直没有去过白马湖,令人有些匪夷所思。
 仲秋长假,我回到老家,相约我的老师----戴之尧先生一起畅游白马湖。
 戴老,长期从事民间文化研究工作,曾受到国家文化部表彰。出版有《葫芦套》、《金湖秧歌集粹》、《湖畔散记》等多部著作。提起白马湖,提起桃花岛,他一肚子的民间故事和秧歌滔滔不绝。
 白马湖的人文风景,秧歌风俗,犹如他老人家挚爱的情人般难以忘怀,他自己都数不清,他到白马湖采风到底来了多少趟。从步行到骑自行车,再到坐班车,再到坐小轿车来,每次前来,他都有不同的感受,都要跟随行的朋友们,一路念叨他满腹的关于白马湖N个版本的传说,白马湖畔秧歌的魅力。
 即兴处,戴老随口念出几首白马湖畔的秧歌:“一条小船浪里漂,姐站船头郎站艄,二人合力划大浆,不怕风大浪又高。”
“水连水来荡连荡,白马湖上好风光。东边鱼塘,西边蟹塘,不是农忙,也是农忙。勤劳致富生活好,家家盖起小楼房。”
 水乡湖荡青年男女辛劳而又美好的生活,在寥寥几行秧歌里,活灵活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个山头唱一首歌。
 他常常感慨,你们年轻人啊,对民间故事和金湖秧歌有兴趣的人太少啦!你们浮躁,你们曲高和寡,瞧不起民俗的东西,素不知,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啊!          
 我一辈子费尽心血收集整理的“金湖秧歌”,虽然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看流行传唱的前景很不乐观,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秧歌也只能作为一种遗产名录记载在册了。

 据说,白马湖上“桃花岛”的名字是戴老先生起的呢。



 一个烟云笼罩的秋日,我带着无尽的向往和惦念,来与我梦魂萦绕的大湖初会。


 车子行驶在笔直的公路上,一边是小桥流水人家,嫩黄无垠的仲秋田野上稻谷飘香,一边是湖荡里野鸭等水鸟的鸣叫。芦苇的倒影,荷叶的田田倩影,水草的繁茂和灵动,搅得一湖碧波荡漾,让人流连忘返。
 水雾濛濛的白马湖,像是对我的姗姗来迟很期盼,很欣喜又有点淡淡的幽怨似的,盈盈泪光饱含在眼帘,细雨霏霏处,又见云层里的秋阳微微一笑。    
 大湖波澜不惊,一望无际的湖面上,葱绿盈盈,荷花谢了,荷叶依旧穿着绿色的蕾丝裙,在浩淼的湖面上随着微风阵阵的波浪,翩翩起舞。
 一丛丛深绿色的芦苇三三两两扎堆着、拥挤着,叶儿垂挂在水中,等待芦花的盛开。
 水草千丝万缕,随着水波游动着、挥舞着,似乎在向世人诉说着湖中有多少鱼虾,有多少美味奇珍,跟它们一起安然淡定地数过一个个春夏秋冬。
几只鸭子和白鹅从芦苇丛中悠闲地游出来,觅食的嘴巴在水面上到处扒拉,一副旁若无人的气定神闲。
舍舟登岸,来到向往已久、大名鼎鼎的桃花岛上。
到处在寻找桃花,哪知转了一圈,连一棵桃树也没有见到。经不住感慨:“桃花岛上无桃花!”
戴老哈哈笑了:“你这丫头,真是个急脾气。现在是金秋十月,哪里来的桃花啊。等到明年春天你再来看看,那满树桃花,灿若云霞,定让你舍不得离开家乡了。”
我犹如赴约一个情有独钟的,未曾谋面过,但是几十来年情投意合,梦魂萦绕的不是老朋友的老朋友。心里无数次地想象过她的容颜和芳姿,仰慕已久,神交已久,猛一下子见面还有点不适应。

何为近乡情怯?何为梦魂萦绕?何为咫尺天涯?想起宋朝李觏的诗句:“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独步桃花岛上,万千思绪,澎湃于心。那几家渔家乐餐馆里的袅袅扑鼻的香气,随着湖荡的凉风,丝丝缕缕入住我的鼻翼。
 曾几何时,回老家的第一感觉,最温馨的场景,就是看到母亲乐得合不拢嘴巴,在厨房里不停地忙碌。那热气腾腾的迷蒙水雾里,母亲的一颦一笑,如春阳般暖暖地照射在我的心扉上。母亲的菜肴便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珍馐!母亲的唠叨便是世界上最暖心窝的话语!母亲的目光便是世界上最温柔的月光,经年累月普照着我思乡的心房。
 依稀记得,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的院落中,皎洁的明月,洒下的溶溶清辉,普照院子的每一个角落。月光下绚丽盛开的粉白的桃花,犹如豆蔻年华,水灵灵的少女光洁清丽的容颜,暗香盈盈,沁人心脾!
 母亲带我们在亮如白昼的月光下,收采那些刚飘零的桃花花瓣。花瓣晒干后,泡茶喝的那股清香,至今还留香在我们的唇齿间。
 母亲那时常常给我们说外公家族的故事,讲她小时候常常吃大外公从南京带回来的桃花酥和我们当地吃不到的枇杷。那时,烤箱是个珍稀物件,乡间也无人会做桃花酥,母亲便摘下新鲜的桃花,用清水冲干净后,和着青菜和粉丝等一起包饺子、包素包子给我们吃。这样的吃法,在我的童年时代算很奢侈的,更多的是我们帮着母亲,把新鲜桃花的花瓣收集起来晒干,当茶叶泡水喝。出来工作后,喝过各种各样茶叶店里买来的鲜花风干后的花茶,却再也喝不出当年母亲泡制的桃花茶的风味了。
 母亲走了,十二年前那个酷热的盛夏,我眼睁睁看着母亲,在我的臂弯里慢慢闭上双目,再也没有睁开。
 我再也吃不到母亲做的饭菜,喝不到母亲泡制的桃花茶,再也不能陪伴在母亲的身边,说一些外面的风景和风俗,听母亲讲她家族的变迁。
 嫂子的姐姐嫁在白马湖,无数次地来我家做客时,诚心实意地邀请母亲去白马湖做客,也邀请我一定去白马湖玩玩。我次次答应大姐,我一定抽时间,带母亲去她家做客,带母亲一起畅游白马湖。我不知道,我年年岁岁在忙碌着什么,也不知道母亲在心底里,抱怨过我没有带她老人家成行。母亲的葬礼上,大姐哭着说年年请阿姨去我家,去白马湖玩,阿姨年年都没有去,这辈子再也不能去了……
 妈妈,我终于在您离世的十二年后,来到了给您承诺过,却一直没有带您成行的白马湖了。您在遥遥的天国里,可否看见我回家时落寞的身影,可能感知,我对您殷殷的思念和绵绵无期的愧疚!
 仲秋节令的桃花岛上,除了桃花凋谢了,叫不上名的黄色的、紫色的、红色的、粉色的花儿争相绽放,绽放的花儿,依偎着几簇摇曳的青青翠竹,映衬着红瓦白墙的房子,让人顿生留在岛上种桃花的愿望。
 站在桃花岛上眺望远方,水天一色处是茫茫的水域和大小不一的墩庄。那每个墩庄都有一个故事啊。
 水面上有十几只鸭子和白鹅悠哉悠哉地游荡着,任凭游人拿手机咔擦咔擦地拍照,似乎在说,你们的世界我们不懂。我们的世界,你们也永远不懂。大湖养育了你们,跟我们的关系更为亲密,我们是一辈子和睦相处,天天有肌肤之亲的生死老友。而你们,一群群人,来来往往,只为看个湖面的热闹,湖底深深几许的好景致,好的生态平衡,你们一辈子都看不明白的。
 是啊,我们一辈子看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年年岁岁的回眸里,故乡的风景在游子的记忆里,如一幅幅山水画,镌刻在生命的年轮上,何时翻阅时,在那不经意间总会感慨万千,风景依旧,人世沧桑。却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那些纯真和美好!
 岁岁年年的叹息声里,远逝的光阴里珍藏着悠远的流年,流年里的那些活色生香的故事啊,何时想起,总会有泪轻盈。
 依依惜别烟雨秋梦桃花岛。故乡是摇曳在清梦里的一朵盛开的桃花。





                                                                                       山 谷 幽 兰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三更有梦书当枕,千里怀人月在峰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山谷幽兰

我从山中来......本博诗歌散文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邮箱: shanguyoulan.hi@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